首页 > 资讯 > 详情

领创金服向北京时代超额借款 两千万拆成18笔发标

来源:商观传媒 2018-02-06 10:13 收藏

北京时代一纸借款(享低息贷款)公告,让领创金服违规无处遁形。

日前,北京中关村领创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就接到了一笔2000万的融资借款业务,尽管这笔借款远超限额令中单一组织、法人在单一平台上借款上限100万的规定,但在经过一番包装后,这笔2000万的借款最终以至少18家公司名义进行募资。

事实上,这笔2000万的融资借款,本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秘密完成,但由于借款人北京时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北京时代,证券代码:430003.OC)一纸公告,让这笔违规业务得以曝光。

自2016年8月24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颁布实施至今,已经有一年半时间。对于网贷平台而言,限额令成为迅速扩张的拦路虎,在限额令的规范指导下,网贷平台发布大额标的的势头有所收敛,但平台暗箱操作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一纸公告 揭露2000万网贷融资

今年1月2日,刚刚步入2018年的第二天,北京时代(430003.OC)就发布《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本次会议最重要的决议就是审议通过《关于公司拟通过北京中关村领创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经营的领创金融平台注册用户借款人民币2000万元暨关联担保的议案》。根据公告内容显示,借款用途为保证公司拥有充足的资金来满足经营和发展的需要。由时代新纪元集团有限公司提供信用担保,彭伟民、王小兰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对于借款期限、借款利率已及还款方式,北京时代并未进行说明。

中国资本观察记者曾多次发送邮件至北京时代年报披露的董秘邮箱进行采访,但均被系统以“在收件人的电子邮件系统中未找到此收件人的电子邮件地址”为由退回。随后记者又拨打董秘专线电话010-62980823进行电话采访,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董秘戚濛青目前在国外,无法提供其联系方式。”当记者提出采访董事长彭伟民时,对方要求记者“留下联系方式,稍后将转告彭总的助理并让其联系记者。但截至发稿前,记者未收到对方任何回复。

北京时代,或许只是国内众多中小企业当前普遍面临融资困难的一个缩影,而领创金服则是网贷行业乱象丛生的现实反映。

2000万化整为零 用18家公司瞒天过海

单笔借款2000万,远远高出限额令中企业法人在同一平台借款100万上限的20倍,那么,领创金服是如何消化这笔违反限额令的借款呢?记者通过调查得知,这笔2000万的融资贷款(快速审批秒下款),在领创金服官网上被分解为至少18个额度在100万左右的融资标的,并分别通过18家不同公司包装上线,这招瞒天过海,领创金服绝对用的好。

据公开资料显示,领创金服是中关村管委会指导下,由北京市市属国有企业中关村发展集团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截至目前,累计交易量为3.3亿,累计交易286笔,累计借款企业89家。

中国资本观察记者在领创金服官方网站上查询时发现,自今年1月2日至1月30日,为消化这笔高达2000万的借款,领创金服发布至少18个额度在96万至100万不等的项目标的,涉及18家不同企业,总金额至少达到1889万,与2000万也极为接近。(备注:剩余110万或尚未发布融资信息,或按照行业潜规则,进行砍头息)。从单一项目标的来看,18笔融资项目之间并无直接关联,但《中国资本观察》记者在调查时发现,有迹象表明这18家借款公司背后的担保公司均为北京时代。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不排除北京时代为了能拿到贷款,利用18家公司来把2000万元的标的分拆,以达到合规的目的。

1月2日,就在北京时代发布公告当天,领创金服即发布锭融宝140期、141期、142期3笔融资标的,涉及3家不同的公司,但项目信息中显示的担保公司均为北京某股份有限公司,新三板挂牌企业,中关村园区“瞪羚企业”,上一年实现收入近1.7亿元。而根据项目信息公示的抵押房产证件显示,这3家公司抵押房产信息相同,均为北京海淀区某楼盘1号楼1316室。1月19日,领创金服官网又发布了2笔与上述担保公司信息和抵押信息相同的融资标的,金额均为100万。

1月8日,领创金服又发布了锭融宝143期至锭融宝152期共计10笔借款企业不同、额度均为100万的融资标的,根据项目信息显示担保方均为北京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是各类焊割设备及设备加工所需的零部件的生产及销售,该企业2016年度应税收入2.35亿元。此外,抵押房产证信息均显示为建筑面积6125平,使用12466平。

以锭融宝151期为例,项目信息显示借款人为“北京某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6年,所属体育经营行业,主营业务是:体育运动项目经营(高危险性项目除外)。”而根据领创金服官网披露的认证信息显示该企业法人为王某,注册成立于2002年8月14日,注册资本金为2400万。中国资本观察记者通过上述信息查询得知该企业实际上是北京时代之峰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人为王小兰,且北京时代之峰则为时代新纪元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而后者则是北京时代控股股东。

1月30日,领创金服在官网发布短融宝123期、124期、125期,根据项目信息显示,担保公司为“北京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金6042.48万,企业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中关村自主创新示范区高新技术企业,拥有多项自主知识产权,2016年度主营业务收入7.1亿元。”同时,这3笔融资抵押物产权证和1月8日发布的10笔融资抵押物相同。

表面上看,这18家公司背后涉及到的担保公司为3家不同的企业。但是,记者在通过查询工商注册信息和2016年年报了解到,北京时代注册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金为6042.48万元,于2006年3月31日在新三板挂牌,2007年被评为中关村园区“瞪羚企业”,2016年,营收为2.35亿。而文中涉及到的3家担保公司中披露的信息,均在某一方面与北京时代极为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在1月30日,领创金服发布的短融宝中涉及担保公司在2016年主营业务收入为7.1亿元。这是否是领创金服故意为之?

至此,北京时代2000万借款,几乎全部付出水面,而令人佩服的是,领创金服为了使融资项目符合限额令的规定,不惜动用至少18家公司的营业执照信息。那么这18家公司的营业执照信息是来自哪里?是北京时代为了顺利获得融资而主动提供的?还是领创金服自己提供的?且记者疑惑的是,根据北京时代1月2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这笔2000万融资借款主体是北京时代,而到了领创金服官网上,北京时代又成为担保公司,前后截然相反的身份,让人更加怀疑这其中是否存在更多的猫腻。

对此,中国资本观察记者发送邮件至领创金服官网披露的客服邮箱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前均未收到对方回复。此外,记者还拨打领创金服4000-456-765客服电话进行采访,在记者表明身份和意图后,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则以“只是客服电话,不能提供转接和找人服务”为由拒绝采访,并迅速挂断电话。

专家表示:“拆分融资主体成普遍现象,尚未穿透监管层,暗藏风险”

对此,分析师张叶霞认为,该平台这种做法是为了合规考虑的。行业细则只规定了同一法人的借款上限,实际操作中也不太会去穿透借款主体,只要借款法人资质没问题,然后资金用途和实际用途一致,该平台后续法律风险不在于借款主体,而在于资金用途上。

上海互联网金融评价中心主任张彬在采访中表示: “自限额令颁布实施以后,大额标的成为网贷平台不可逾越的红线,因此开始拆分融资主体以满足合规要求的做法在行业中成为普遍现象,实际上也存在违规的风险。”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陈云峰律师告诉记者: “这笔2000万的借款主体是北京时代,而平台最终发布融资标的时却通过18家公司包装合规后上线,这里不仅仅是超出限额令同一企业法人在同一平台借款上限100万,在不同平台借款上限500万的问题。在信息披露上,借款的主体也发生改变,存在故意误导虚假信批的问题。”

版权声明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